欢迎访问:久久最新热视频精品店-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城情事】(14)【作者:serachain(蔡珮诗)】

字数:12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抛砖引玉

  周五早上,陈雷和习燕霞起得都很早。陈雷自打和沈依确定恋爱关系之后,有快两年没有在习燕霞家住过,此时却发现他之前用的牙刷牙缸、毛巾竟然都是新的,没换多久,牙刷还是刚开封的,这让他十分惊喜。他知道这是因为美妇人嘴上拒绝和经常他见面,心里却总是十分盼望和他在一起的一种表现。因此,陈雷高兴地抱着习燕霞痴缠了好一会儿,直到她急着说两人来不及做饭吃饭才放过了她。

  二人略有些慌张地穿好衣服下楼,陈雷开着车上了路,他载着习燕霞在路上买了两份早点,然后送习燕霞去了大学,自己才去公司。

  到了公司,他没有上电梯,而是一边吃着早点一边提着笔记本包爬楼梯,这也是他每次来不及吃早饭时的惯用方法。他是部门的副经理,所以严格来说是不需要打卡的,张夜和钱诗涵想来也没有兴趣去查他的考勤,所以他并不慌张,走到部门所在的三楼后还在楼梯拐角停留了一下,吃完早点才进了办公室。

  他先是泡了一杯茶,然后给齐安娜打了个电话,让齐安娜给莫晓慧打个招呼,然后又等了一小会儿,整理了一下昨天拷的资料,才给莫晓慧打了个电话,问下她是否早上有空。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他就提着笔记本去找莫晓慧谈习燕霞慕课的事情。

  大清早的莫晓慧显然心情不错,她给陈雷倒了一杯茶,然后便拿着陈雷的文档大致浏览了一下,很快便估算出一个工期,每门课程需要原画、动画和剪辑七八个工作日左右。陈雷一听便放下心来,他让莫晓慧先安排精兵强将开工做着,告诉莫晓慧下午他就去学校和院里的相关负责人谈合同。莫晓慧知道这是齐安娜专门关照的,马上就安排了一组人拿着文档研究,计划周六周日加加班??,周一拿出分镜方案。配音方面莫晓慧找了一个外包工作室,三百块一分钟的价格并不贵。陈雷多了个心眼,向莫晓慧要了几个之前公司制作的案例,打算给学院相关领导看一看。

  事情安排下去之后,陈雷谢了莫晓慧,便去第一研发部大刘那里,看了一下戴长兴那个数字办公平台的情况。大刘告诉他已经安排下去了,由于陈雷做的原型设计和需求都无比清晰详细,远不是一般产品经理和客户鼓捣出来的那种残次品可以比拟的。第一研发部的几个软工正在做数据库设计优化和框架结构,整体比较顺利,下周就可以进入开发编码阶段。

  从第一研发部出来后,陈雷又端着一次性杯子转到了第二研发部也就是他的老窝,明敏正带着大伙儿在紧张的做教育系统平台的后期维护和二版功能升级开发,见他来了赶忙招呼他。

  熟悉的办公室除了原有的人马以外新招来四个新人,晓霞已然也有了一点大姐头的风范,带着两个新来的运维有条不紊地工作,维护着手头的10几个项目。
  绕了一大圈儿,陈雷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接到了习燕霞的电话,告诉他已经和学院领导谈妥了价格,由于院领导是病急乱投医,三门课程他们总共愿意出18万,希望越早开工越好,如果有可能,今天下午就签合同支付定金。

  陈雷一听这个十分高兴,虽然不是什么大钱,不过给三研究部弄点奖金自己捞个名声也不错。他的运气实在不错,来部门三天就谈成了一个单子,他和习燕霞约了时间下午去找她。挂了电话后他就赶忙找了个公司的合同样板开始修改。
  他是软件开发部门出身,虽然也见过合同,但是还是有很多地方弄不大明白,搞了一会儿便头大起来。他想了想,便打电话给钱诗涵,问钱诗涵有没有时间帮他改个合同。

  钱诗涵并不知道他和习燕霞的事,还奇怪地问他怎么突然改起合同来,听闻他谈了个小单子后笑着说他是员福将,来部门没一个星期就谈了个单子,虽然不大却是个好兆头,告诉他销售部门的提成是百分之十,他谈下这个单子可以拿到一万八的业务提成。

  陈雷一听咂舌道原来销售这么好赚钱,问钱诗涵那谈下来那个三千万的教育系统单子提成岂不是有三百万。

  钱诗涵笑着告诉他确实有那么多,但是那单子不是一个人谈下来的,是一个部门十几个人通力协作了半年多才搞定,一个人是做不下来的。陈雷这才明白了。他想起自己还谈下来戴长兴的那个事情,还真得有很多问题要请教对方,便提出去对方办公室详谈,得到允许后,他带着合同就去了钱诗涵的办公室。

  钱诗涵正在做一份报告,看他来了赶忙停下手头的活儿招呼他坐下。听他介绍了一下整个事情后,思酌了一下,告诉他估计他下午去也是签不成合同的,合同金额既然是十八万,那么就需要将合同拆分成十五份,每一个课时单价一万两千元,一共按照十五个合同来签最好。

  这下陈雷大奇,他问钱诗涵为何要这么做,这不是多此一举嘛,太麻烦了。
  钱诗涵笑着告诉他本省的采购管理制度规定两万元以下的采购由采购单位自行组织实施,而超过两万元的项目必须走招投标流程,一来一去最少一个月,对方肯定等不了。要想快速签合同只能如此准备。

  这下陈雷郁闷了,他在钱诗涵的指导下,将整个合同拆成了15份,弄出一大堆文件,然后又留了一份整体的,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折腾了半天到了饭点儿,他干脆请钱诗涵一起吃午饭。

  两人找了个公司附近的馆子随便叫了几个菜吃了起来,一边吃,陈雷一边向钱诗涵请教和客户谈判的技巧,总体的一席饭让他感觉受益颇深。

  下午上班,陈雷整理了一下相关文件,然后和习燕霞打了个电话,约好三点半和院领导见面,他赶忙收拾了一下,去张夜那边借了公章后开着车出了门。
  再次来到大学,陈雷先是找到习燕霞所在的人文管理学院,找到她之后和她一起去了一个主管副院长的办公室,再几个人一起去了院长办公室。

  在院长办公室,四人坐下,由主管副院长先向院长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陈雷介绍了一下整体的方案和工期,并出示了自己公司的软件资质以及陈雷上午搜集的几个案例。整体来说还是比较让院长和主管副院长满意的,工期也能够完全满足他们精品课申办的需要,只有谈到钱的时候遇到了问题。

  果然陈雷最先预想的签合同拿定金开工制作根本行不通,大学属于事业单位,花钱采购产品和服务的话超过两万元就必须申请招标投标,还要给出足够的应标期限,两个星期根本做不到。

  陈雷心道还好自己找钱诗涵做了功课,他抛出拆分了十五份的合同,告诉学院可以按照一节课一个合同的方式签订,把签订和付款的日期全都叉开,完全规避两万元的合同金额限制。为了显示最大的诚意,他还表示可以先签订一部分,签订多少开工做多少。

  对方思量了一下,表示这样做的确属于钻政策的空子,学院刚刚有人出事,这个关口多少人盯着呢,一旦被查到会冒很大的风险。

  原来,学院方面希望陈雷这边能够先做,做出来之后应付了精品课程的申报,再签订合同,走正常招标程序付款,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陈雷看了看习燕霞,发现她也是一脸无奈地看着他,陈雷没有责怪她,毕竟,让一个单纯的副教授去搞清楚这么复杂的行政采购流程太为难她了。她恐怕想得更简单,今天签个合同拿了定金就完事儿。陈雷实在无法,只得告诉对方实在不行就另请高明,毕竟这样做风险谁都无法承担,说着便收拾东西准备告辞。他总觉得不对劲,对方明明是十分急切地需要他们公司来做这个事情却还摆出一副你活该应该免费帮忙做的态势,让陈雷很不舒服。

  没想到还没等陈雷收拾完东西,对方院长叫住他,问他以前有没有做过什么学校的教学管理系统。他答道做过几套,刚刚还为某省做了一套订制化的综合教学系统,覆盖全省中小学的。

  对方院长显然很感兴趣,表示希望看一看。陈雷想起当时让明敏部署了两套系统,一套是路由到本省的,已经回复了正常数据的,而且账号和密码都还在他手里,他便用笔电给对方院长完整的演示了一遍。

  那个教学管理系统十分复杂,陈雷花费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所有功能介绍完,中间还提到一些他们公司独有的技术点。对方院长听得很认真,遇到一些不懂得问题还会提出来,由陈雷进行解答。看完了整个教学平台,对方院长考虑了一下,提出一个让陈雷都意想不到的方案。

  原来,最近两年国家在大力推进数字化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为每个大学拨付了大量的专项资金,用于学校的教学数字化改革和技术创新,主要应用方向就是多媒体教学方面以及数字化管理方面,由于陈雷所在的城市属于北方三线城市,整体的教育水平和技术发展水平比较低,这所大学连续两年的教学改革实施上面进展都比较缓慢,没有拿出什么实质性的改进措施和实施效果,被教育部和省教育厅批评了好几次。

  因此,学院愿意由陈雷所在的公司利用现有的技术来开发出一整套数字化教学体系,连带20门精品课程,院长希望这一次的三门精品课程也要涵盖在这个大单子里面。对方的院长提出了几个技术点,和陈雷讨价还价起来。

  好在陈雷是做技术开发出身的,也做过几个类似的项目,大致估算了一下价格,给对方报了一个800万的价格。对方明确表示,现在说实话平台容易搭建,内容比较难做,单纯的平台采购价格基本都是透明的,一般像一个学校的数字教学项目,连上硬件三四百万了不得了,最值钱的实际上是数字化的教学内容,这方面采购价基本上没有上限。所以学院方面希望和陈雷的公司达成意向,共同开发教学数字资源项目,由学院方面出师资、教学教案资源,陈雷的公司负责内容的制作、教学平台的开发,双方合作,内容销售分成。

  这下陈雷激动了,数字教学是未来几十年的大趋势,本身陈雷的公司一直想做,但是苦于没有师资资源,所以做不起来,只能由莫晓慧的部门开发一些移动端APP来走消费用户的路子,面向的只是中小学的课外教学,产品属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勉强保本,所以是否要继续做下去,齐东来他们一直在踌躇,齐家虽然属于在各方面都吃得开,但是对教育这一块研究并不深入,没有下定决心投入这一行业。陈雷无意中搭建了这个桥梁可是大功一件,他和对方院长、副院长谈了下内容方面的细节和合作意向,决定对方院长出面组织师资编写教案、整理教学资源,并且以大学出版社的名义和陈雷这边合作实施。

  双方这么谈了一会儿,陈雷记录下了基本需求,拟定了几项合作条款,然后根据对方的意见进行了一些修改。陈雷要那这个回去再编写成合作意向书,最终形成商业协议。

  谈完单子陈雷和习燕霞一起出来,趁个没人的机会,他抱住习燕霞狠狠地亲了一口道:「好姐姐你帮我大忙了,这下又是一笔大生意。」

  习燕霞羞得满面通红,她周围看了一下,看了周五下午的学校管理楼说实话几乎没有人,没有被人发现的风险后,才嗔怪道:「小坏蛋,被人发现怎么办?」
  陈雷呵呵笑着送她到教师办公楼,告诉他周六齐安娜打算约她吃饭一起聚一聚。习燕霞十分不愿意和其他几女见面,并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尴尬。陈雷安慰她说她无论年龄还是几人的认识顺序都是最早的,所以是当之无愧的大姐头,没什么尴尬的,好说歹说才让习燕霞啊点了头。

  二人分开后,陈雷赶紧驱车回了公司,还好才不到5点,公司没有下班,他约了齐安娜、张夜、钱诗涵、莫晓慧和明敏一起研究这个单子到晚上八点多,在齐安娜和张夜的组织下,各部门打算通力协作大干一场。讨论出结果后,陈雷给齐东来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下午发生的事情和晚上讨论的结果,认为整个计划可行性极高。

  齐东来一贯属于比较沉稳冷静的性格,听了这个消息后都大喜过望,立刻要安排陈雷周一和齐安娜、张夜一起开会协调各种资源。他希望将莫晓慧的部门人员再扩张一下,成为一个专门的内容资源制作部门挂在研发部下面。二人说了小半个小时,等挂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了。

  陈雷看了下表赶忙收拾了下东西下了楼,齐安娜他们原来都在门口等着他一起吃饭。众人随便吃了东西各自回家,周六看起来又要加班了。送走了众人,陈雷本打算让齐安娜和他一起回去的,结果齐安娜告诉他要回去陪母亲住两天,并告诉陈雷她父亲已经从北京旅游回来了,想见陈雷一面,约陈雷星期天下午去郊外的一个鱼塘一起和他父亲钓鱼。说完竟然有些羞涩的表情。

  陈雷这下大窘,他还不知道齐家老爷子打算怎么处理他呢。反倒是齐安娜比较淡定地说父亲对他的印象其实还不错,齐东来也给他说了不少好话,让陈雷安心去,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完这些话就开着车跑了。

  陈雷开着车回家,他郁闷了整整一路,他不断设想齐家老爷子会如何问他各种问题,然后想着如何回答才能不惹怒齐家老爷子。他倒是见过沉依的父母,本身他自己也属于比较讨老人喜欢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受习家老爷子老太太的待见。但是无论习家老两口还是沉依的父母都并不知道他的事情,只道他和沈依相亲相爱。他首次面对一个清楚地知道他一夫至少二妻的便宜岳父,一个可能很愤怒的父亲,即便是有齐东来和齐安娜给他说情,要想让对方认同他这种惊世骇俗状况也是十分艰难的。

  到了家门口,他摇摇头还是进了门。他知道沉依和晓霞在家等着他呢,想那么多做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珍惜眼前人最重要,不是么……

  与陈雷同样愁肠缠绕的,还有一对姐妹。莺莺和燕燕几天都在她们租住的房子里面一起看着电脑,搜索着市区繁华地段的店铺转让信息,不断找着合适她们姐妹经营的铺面。

  她们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店铺,要么地段太差生意不好,地段好的基本上要么转让费高得吓人,要么没人愿意转让。她们都知道这么坐吃山空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她们也想过求别人帮忙,但是她们认识的圈子里要么都是一起做风尘女子的一些人,要么就是之前天云山庄的那些半黑道人物。她们已经想过不打算和那些人再有什么关系了,所以连手机号码都换掉了,决定和过去的历史来个一刀两断。

  突然,燕燕发现黄页网站上更新了一条新的信息,是新开发的一片小区商铺购买和招租,小区的地段相当不错,在这城市高新区和市区之间的地方,周边新建了一大片高档小区,什么滨湖花园、锦绣华苑、林园竹庭等等,铺面正在这几个高档小区中间的位置,由于很多房产还没有落成,所以店铺的售价并不算太贵,姐妹俩眼前一亮,赶忙拨打了对方的电话。

  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黄页信息刚刚发布就有人打电话咨询,时间还这么晚,他们兴奋地介绍了一下店铺的情况,告诉姐妹俩由于周边小区很多还没有建成,所以人气还不是太旺,但是未来前景非常好,而且现在由于开发商急着回笼资金,可以给很大的优惠力度,还可以帮忙贷款分期,周六上午就可以看房,而且还赠送精美礼品。姐妹俩相互看了一下,都认为条件非常不错,高兴地答应对方周六去看一下。

  挂断电话后,姐妹俩高兴地抱了起来,她们现在手头有辛苦积攒下来的几十万现金,稍微贷款一下买下一个差不多的门面还能留下相当部分作为经营的流动资金,可以选择很多行业来做,姐妹俩早就想开一个美容院,这个地段周边都是高档小区,那么未来很多富裕阶层的妇女都会有相当大的需求,她们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二女正相互抱着,乳房相贴,都觉得心情十分舒畅,不自觉地将手伸向了对方敏感的地方,燕燕尤其过分,一双稚嫩柔软的手不断在姐姐挺翘的屁股上揉捏着,摸得姐姐有些面红耳赤。

  莺莺也不含糊,不断抚摸着妹妹光滑而骨感的背,渐渐地吻上了妹妹的面颊和耳朵,二女此刻都有些动情。说实话,二女都做过风尘女子,对性爱都有需求,然而自打和陈雷在一起做过之后,天云山庄就出了事,之后二人一直在找铺面想做小生意,莺莺中间还病了一次,没时间也没有心情来满足性需求。此时店铺有了着落,出路也有了着落,二女终于释放了愁怀,便不由得想释放一下自己。
  以前二女她们还没有碰上过像陈雷这样让她们心动和有安全感的男人,没有碰上能够让二女心甘情愿与之交合的男人,所以她们经常是做些假凤虚凰的事情来满足自己。此刻二女心中同时都有了一个念头,她们都想起了一个人。

  燕燕最是大胆直接,她抱着姐姐道:「姐,我想他了。」

  莺莺何尝不想这个给自己绝顶高潮,能够关心自己还救过自己的男人,她抱着妹妹道:「我也想,可是我们配不上他。他也未必愿意接受我们两个人。我们不能为了我们自己害了他,破坏了他的家庭。」说着,她捧起妹妹的姣面,认真地看着妹妹道:「也许以后我们还会遇上他,但是你要记住一件事,如果他身边有任何人,你都要装作不认识他,哪怕你心里再想他,都要这样。除非他身边没有任何人,否则绝对不要和他相认。」

  燕燕点点头,看着姐姐道:「姐我知道,毕竟我们做过的那些事,很多人都知道,一旦被人认出来,会给他带来麻烦的。我明白的。」

  莺莺亲吻着妹妹的眼睛、鼻子和嘴,然后搂住妹妹深情地说道:「燕燕,爱一个人,就要能为他付出一切,包括孤独、寂寞甚至离开。如果有缘分再遇到,我们默默地关注他就好,我们不要联系他,也不要找他,更不要让他知道,不要让他有愧疚的感觉。只要他幸福快乐,我们就应该满足,对吗?」

  燕燕抱着姐姐回答道:「嗯,我也想他好,有时候却忍不住想和他在一起。姐,我把你当成他好吗?」

  莺莺破涕为笑道:「那我也把你当成他。」

  燕燕也笑了,她突然想起一个念头,对姐姐说道:「姐,我觉得咱们应该给他做点事情,保佑他幸福安康。」

  莺莺点点头道:「对,我也想这么做,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看样子他不缺钱的,也不缺什么我们能给的东西。」姐妹俩打小就生活在一个险恶的环境中,不管村里人还是进城之后遇到的周边各种人,都给了她们很坏的印象,让她们一度失去了对人性的信心,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对方才会关心自己,为自己好,其他人要么图她们的钱,要么图她们的身子。

  自从她们遇上陈雷以后,才发现世间还有关心她们安危的人,从天云山庄离开时,陈雷就关注她们的安全,之后还在雨中救了她们二人,把姐姐送到医院救治,之后又把她们安定下来,让她们又重新感受到了人性的温暖。如果不是因为她们刻在骨子里的深切自卑,她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投入到陈雷的怀抱中,用自己的身体来报答陈雷。现在,她们绞尽脑汁地想着,要能给陈雷做点什么。终于,还是燕燕想到了一点办法,她对姐姐说道:「姐,以前我听人说,行善积德能有福报,我们去给他烧香吧,让神佛保佑他。」

  莺莺摇了摇头道:「没用的,烧香拜佛要是有用世间就没有不幸的人了。」她本身对这个世界都没有什么好感,更甭提什么位于世间之上的神佛了。「不过你说的对,烧香拜佛没用但是我们做好事可以给他积德,从今天起,我们要像他那样多做好事,扶危救困,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要真有神佛,那么我们以他的名义做好事,一定可以感动神佛赐福给他。」她目光转为坚定。

  燕燕点头想了想道:「这样吧,我们现在手头钱不多,下周就以他的名义给希望工程捐点钱。以后每年我们都捐一点,既是给他积德,也让更多跟我们一样家里没钱的穷孩子能够上学,不走我们的老路。」

  莺莺点点头道:「对,可以这么干,还有,我们可以献血,还有什么骨髓捐献的,我听说也可以救人,只要我们力所能及,我们都去做。」说着抱紧了妹妹道:「我们每救一个人,就是对他一次报答。」

  燕燕高兴地抱着姐姐亲吻起来,呻吟道:「姐,我想要了。咱们去床上。」
  莺莺点点头,小姐妹俩一起上了床,脱起对方的衣服来。莺莺作为姐姐更加主动,她从床头柜里拿出用保鲜膜包着的一根电动按摩棒来,放到枕头边,然后亲吻着妹妹的脸、脖颈、酥胸,一直亲到了妹妹那饱满的花穴口,含住妹妹那粉嫩的花穴舔舐了起来。

  燕燕享受着姐姐温柔的服侍,深情地呻吟着:「啊~ 好哥哥~ 妹妹好想你啊~ 啊~ 哦~ 亲得妹妹好舒服~ 」她此刻闭着眼睛,幻想着是心爱的男人在为她做
口交,脸上带着娇羞的红晕。此刻的她不像是一个生张熟李的风尘女子,反倒像是一个痴情的少女一般渴望着爱郎的柔情。

  莺莺的口交技术十分了得,她不是第一次亲吻妹妹的花穴,以前姐妹俩伺候别的男人经常被弄得不上不下的,那时候都是姐妹俩相互解决对方的需求,所以她对妹妹的敏感点了如指掌,那灵活的舌头不断在妹妹紧窄的花穴口来回挑拨搅拌,逗弄得妹妹花穴不断分泌着淫汁,时不时还用舌尖抵住妹妹花穴口那一颗被淫汁滋润得圆润光滑的花蒂上下厮磨或围绕着花蒂四周打转儿,让妹妹情动如潮,不由自主地摆动着双腿发出一阵娇媚的呻吟:「啊~ 就是那里~ 哥哥你好坏~ 啊
~ 舒服死了~ 」。

  她知道今天妹妹特别敏感激动是因为将她想像成了陈雷,所以没弄几下便陶醉在她的手段下。她自己实际上也很想要了,但还是强忍着花穴的??空虚,将按摩棒从保鲜膜里拿出来,打开了电动开关,调节到一个合适的频率,抵在妹妹的花穴口磨蹭着。

  「啊~ 哥哥~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燕燕不由得胯部上下抖动了几下,似是来了一次小高潮。莺莺看到了,知道是个合适的时候了,就将按摩棒深深地插进了妹妹的花户中。

  燕燕被她插得无比酥爽,在按摩棒的震动下被撑开了那紧窄的竹筒宝穴,浪吟道:「啊~ 哥哥你的肉棒好粗啊~ 插到妹妹的花心了~ 到底了~ 啊~ 」
  莺莺趁热打铁,手握着按摩棒的把手一边舔着妹妹的膝盖弯儿敏感的软膜,一边快速地抽插了起来。

  粗壮的按摩棒带着震动不断将燕燕花户中粘稠的花汁刮出来,刮得燕燕魂儿都飞了,棒头抽到口时还带出燕燕花户口一圈儿稚嫩的花肉,每一次插入,棒头都重重得撞进她花穴最深处,震动着蹂躏她花芯最柔软的那一处肉团子,双重的刺激使得她很快就无法自持,全身都泛着一层粉红,她高声叫着:「好哥哥~ 肏死妹妹了~ 啊~ 花心都被哥哥揉碎了~ 啊~ 」

  「啊~ 啊~ 妹妹的水儿都被哥哥掏干了~ 啊~ 」

  「啊~ 捣到底了~ 」

  连番的抽插肏得燕燕死去活来,连着丢了两三次,妹妹那失魂落魄的娇艳模样刺激得莺莺也无比情动,她和妹妹做成六九的姿势,骑趴在妹妹的身上,感受着妹妹那挺拔的乳房在自己小腹上的厮磨,花穴也湿润得无以复加。她将自己的花户抵凑在妹妹的面前,接着抽查着妹妹的娇美花穴,燕燕也知趣地抱着姐姐那雪白的丰臀舔起姐姐的花穴来。姐妹俩都幻想着对方是那个心爱的男人。

  与此同时,陈雷也无比地酥爽,他此刻正站在自家大床旁边,扶着沉依那两条修长丰润的大腿,粗壮滚烫的巨龙深深地投入到沉依的花穴中抽插着。沉依的花唇犹如一只蝴蝶一般两边分出两扇肉翅,不断地按摩着陈雷巨龙两侧,带给他无比的快感。

  在他的身后,晓霞正环抱着他的胸,一对儿坚挺的乳房在他背后厮磨,下身那光滑平整的小腹正顶着他的后腰帮着他前后挺送,花户距离他的屁股只有几公分,湿润温暖的气息不断传到他的屁股上,诱惑着他。

  此时的沉依被一对儿「奸夫淫妇」配合着奸淫,被陈雷的龟头捣弄得魂飞魄散。她不断迎凑着自己的下身,将花户奉献给爱郎,用花芯那一团软烂如泥一般的嫩肉去就爱郎的龟头,发出娇美的呻吟:「啊~ 老公~ 啊~ 花心被你揉烂了~ 」
她此刻正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花宫一阵阵收放,恨不得将爱郎的巨龙吸进子宫来抵挡那一阵阵的麻痒。

  陈雷觉得这么抽插着有些不济事,他将沉依那一对儿大白腿往肩膀上一扛,趴在沈依的身上上下抽插起来,巨龙像个肉钉子一样钉进沉依的花户里,龟头猛地撞到沉依的花心,撞得她从喉咙里飞出一声高叫:「啊~ 」

  晓霞在最近经常和她们一起交合,和陈雷配合得无比自然,蹲下身子趁势伸出舌头舔舐着二人交合之处,舌尖划过陈雷的龙袋和沈依的会阴,还调皮地挑拨着沉依被陈雷插得不由自主不断张合的菊眼。

  陈雷此刻兴动如潮,不断向下狠命抽插,肏得沉依失魂落魄两眼翻白。终于,沉依再也忍受不了陈雷的肏干和晓霞对她菊门的舔舐,下身一紧,花宫喷出一股阴精,丢了出来。陈雷享受着沉依花户的一阵阵律动,将龟头抵紧了沉依的花蕊一阵厮磨,犹如蒜棒在蒜臼子里捣蒜一般磨得沉依又一阵抽搐,连续丢泄着,泄得死去活来。

  陈雷待沉依的花穴不再抽出,只剩下茫然地喘息之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宝贝儿,我去疼晓霞了。」沉依无力地点点头,看着陈雷从她花户中抽出仍然坚挺的巨龙,带出一大股花蜜。她此刻连小指头都不愿意动了,两条腿无力地垂在床边。

  陈雷此刻还兴致勃勃,他一把抱住起身看着他俩的晓霞,将她往床边一推,就以老汉推车的姿势一枪将晓霞挑了,巨龙径直插进了她那早已花汁泛滥的阴户,插得晓霞一声浪吟:「啊~ 哥你插的好深~ 」

  开始的时候陈雷还玩儿着各种花活儿,不断用巨龙左右腾挪上下翻飞,龟头不断地滑过晓霞花户中最敏感的地方,挑得晓霞不断发出淫媚的呻吟:「啊~ 哥你订到了~ 啊~ 就是那儿~ 」,花穴内如同发了大水一般不断冒出来,浸得陈雷
那如白玉一般的巨龙晶莹剔透。

  晓霞被陈雷花式的挑拨肏弄得如痴如醉,感觉花宫都麻了,两腿都有些软颤,她一边儿摇着挺翘浑圆的屁股迎凑,一边儿夹着她那如一线天一般紧窄的花口挤压爱郎的巨龙,感觉无比快美。

  二人兴致越来越高,陈雷感觉到晓霞的花户越来越热,越来越紧,迎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知道女孩儿即将高潮了,他顾不上温存,手扶着小霞大腿两侧拽着她就这么高速抽插了起来,仿佛要将她的心脏都从喉咙里顶出来,顶得她一声声娇吟如同被巨龙直接从喉咙里挤出来一般:「啊~ 轻点~ 哥~ 肏死我了~ 啊
~ 啊」那娇美的叫声刺激得陈雷无比兴奋,他一改手段,将龟头捉着晓霞的G点半插着巨龙快速摩擦。

  一般情况下女人的G点生的都不是太深,晓霞也是如此。龟头顶凑G点很多男人都能做到,但是大多数男人都是靠手指的快速刮揉来刺激女性,从而使女性达到G点高潮的。要想靠龟头磨出G点高潮来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陈雷也没这么做过,得亏他的龟头特别巨大,龟冠每一次抽插都能刮到晓霞的G点。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不断用龟冠刮擦着晓霞的G点,速度越来越快。

  晓霞这下可要了命了,她还头一次被陈雷这么肏弄。她感觉陈雷的龟头每一次抽出都像是把她的魂儿抽出体外一般,原本扶着床的双手都撑不住身子,两腿一软就要跌倒。

  得亏陈雷反应快,他往前一扶,搂着晓霞将她放在床上,接着从后面快速刮凑她的G点,这要命的厮磨刺激如此强烈,让晓霞的美胯不由自主地一跳一跳抽搐起来,花穴更是如同一张小嘴一样一抽一抽地。她被陈雷那双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按在床沿上,控制着不让她脱出陈雷的掌控,让她只能如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陈雷肏干。她只觉得全身的触感都集中在花穴中,一阵天旋地转,小腹下一麻,一股热流就这么喷了出来。

  陈雷见女孩儿竟然失了禁,更加兴奋了,继续用着同样的方法刺激晓霞,害的晓霞连续高潮了四五次,喷出一大股尿液,连床单都湿了一片,那情况无比得淫靡。

  女孩儿抽搐的花穴夹得陈雷同样快美,他感觉龟头越来越酥麻,会阴处也越来越痒,他知道自己也快射了,不再控制精关,猛地这么一插,将巨龙深深投入到女孩儿的花穴中,抵紧了花芯那一团嫩肉左右摇晃,又转着屁股揉磨了几十下,终于感觉精关一松,一股一股滚烫的精液就这么射进女孩儿的花穴中。

  女孩儿本来已经连续几次G点高潮,被肏得半死,吃了他这一射花宫都麻了起来,又跟着丢了一大股花精,彻底昏了过去。

  三人休息了许久。往常都是四人同乐,今次少了齐安娜这么个抵抗陈雷入侵的「主力部队」,直接的结果就是二女被陈雷「摧残」得溃不成军,连被晓霞尿湿的床单都没力气换了。还是陈雷将二女抱到沙发上换了床单,又拿出湿巾帮二女清洁了一下,三人才相拥而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